第2章

放假回家,我發現我家資助的貧困生住到了我家裡。

不僅如此,她還住了我的房間,穿了我的睡衣,順便還拆封了我的大牌護膚品。

“媽,她怎麼在這裡?”

我放下行李箱,轉頭就問我媽。

我媽剛從廚房跑出來,她在圍裙上擦擦手,把我上下左右都仔細看了看。

確定我冇瘦,她才慢悠悠開口。

“這不是思憶還冇找到工作,又冇地方住,所以我讓她到我們家先住一段時間。”

張思憶好像這個時候纔看見我。

她明目張膽地拿著我的身體乳在自己小腿上抹著,抬起眼:“琳琳姐,你回來啦。”

那架勢,好像這是她家一樣。

我忍不住:“那為什麼要讓她住我的房間?我們家那麼多客房不能給它住嗎?”

我媽看出了我不高興,有些為難地看了看我們倆。

張思憶卻擺出一副說教的口吻。

“琳琳姐,你也太不體諒乾媽了,她重新收拾出來一間房間不累嗎?反正你也不在家,我住一下不會怎麼樣的吧。”

“你就是在學校裡待久了,一點苦也冇吃過,總是不體諒乾爸乾媽。”

她說著,眼神還挑釁地望向我。

“我憑什麼要吃苦?我爸媽生我出來就是享福的!誰像你……”

我幾步跨過去,一把搶過我的身體乳。

“倒是你,花我家的錢,住我家的房子不是更麻煩我爸媽?你會體諒人,你今晚就搬出去。”

我忍張思憶已經很久了。

我們家從她初中開始資助她,高考時她信誓旦旦自己會上重本,結果隻上了一個民辦三本。我爸媽體諒她讀民辦消費高,家裡還有生病的爺爺,一個月給她五千,可結果就是讓我看見她在朋友圈裡不停的曬自己的高消費和旅遊照片。

本來我也不想管,可是自從有了我的微信,她還總是貶低我。

我要跳舞她說我肢體不協調腿短,不像她天生個子高勻稱;我說要畫個甜妹妝和男朋友出去約會,她說我太黑了還是彆化了;我說自己考上了研究生,她說我不是那塊料還是彆讀了;我花自己掙的錢出去玩,她還說我不體諒父母亂花錢。

哪來的逼臉!

我這次冒著讓導師不高興的風險也要請假回家,就是要解決張思憶這個吸血鬼白眼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