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在網上短暫的對戰之後,我決定起床去吃早飯。

我爸媽早就醒過來在客廳了。

我下樓的時候,兩個人正愁容滿麵地坐在沙發上,我爸還一直在給彆人打電話。

“這件事能不能處理?”

“直接把她的號封掉不行嗎?”

我媽看見我,又是掉眼淚,說自己信錯了人,引狼入室。

我趕快安撫好他們兩個。

“我有的是方法對付她。不過……”

我搓了搓手指,示意需要一點錢。

我爸大手一揮,告訴我多少錢都行。

我先是用我家的公司賬號發了當初的資助合同。

當初是以公司的名義通過機構對張思憶進行的捐助,上麵也明確寫了資助到大學畢業,每月兩千。

並且我還細緻的給她的畢業年限標了紅。

我又用自己的賬號火速轉發了這條微博,然後po出了這麼多年來我媽給她的轉賬記錄,以及有時候我轉給她的一些賬。

“有的人畢業了還恬不知恥地要求資助人資助,要不要臉啊?!”

“加上我媽給你的那些錢夠多的了吧,怎麼對張小姐這種‘窮人’來說還不夠啊?”

我接連發了幾條,直接把熱度拉到最高。

果然,不少人又開始反問張思憶。

資助年限已滿,怎麼還在問資助人要錢。

一個月那麼多錢,她又窮了那麼久,不會存一點錢嗎?

……

張思憶一概不回覆。

罵我的聲音小了一些,輿論好像倒向了我這邊。

可是晚上八點,張思憶又開了直播。

剛一打開畫麵,她就在向網友道歉,說自己不該撒謊,但是她確實是走投無路了。

“我爺爺現在重病未愈,當時阿姨答應了我要幫我爺爺治病的,可是現在因為琳琳姐……”

她說我爸媽答應了會幫她爺爺治病,可是現在因為我的一句話就斷了所有的資助,她害怕爺爺冇了治療的錢,所以纔出此下策。

“不是的。”

彈幕上有人問說我欺負她是不是也是說謊。

“琳琳姐確實看不上我,我認了。”

她露出一個堅強的笑:“我們先不談這個了。”

“我今天直播,一是要把事情講清楚,不想揹負莫須有的罵名,二是想要希望網上的好心人幫幫我,給我爺爺籌集治病的錢。”

說白了,就是想在網上賺錢。

她真是本事不大,懶病不小。

我也發了個彈幕:“你說我家答應幫你爺爺治病,口頭的話總不行吧,得給出證據。”

可我冇料到,她還真有點證據。

雖然很模糊。

她給出了我媽給她的轉賬介麵。

有一年所有額外的轉賬上都備註了“給你爺爺治病”。

“阿姨冇說,但是行動上已經說明瞭。”

她露出一個笑。

更加顯得我像是一個無理取鬨的惡毒女人。

我算是看出來了。

她所有的一切都是針對我來的。

她暫時還冇準備放棄我爸媽這兩個長期的飯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