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目七年特殊忘記人氣小說 第127章

-顧淮夕內斂而清冷,柔和的聲音跟她的臉蛋不太融洽。

有夠反差的。

我指了指自己:“你說我?”...《奪目七年:特殊忘記》免費試讀顧淮夕內斂而清冷,柔和的聲音跟她的臉蛋不太融洽。

有夠反差的。

我指了指自己:“你說我?對,周辭。”

顧淮夕依舊笑著。

我有點狐疑:“你認識我?我在青華可是小透明一個。

小透明不至於,你作為語言文學係的學霸,可是在辯論賽中把我殺得丟盔棄甲。”

顧淮夕輕笑。

我回憶了一下,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

當初無聊,報名了辯論賽,想著跟大佬們同台競技漲漲見識的,結果我超常發揮,拿了個第一名。

對手之一就是顧淮夕。

隻是我當時並冇有留意這尊大神,準確來說,我冇有留意任何一個女生。

“我記得當時的辯題是愛情和生命哪個更重要,我們這邊選了愛情更重要,你們那邊選了生命更重要。”

顧淮夕一臉懷念:“這題我們輸定了,愛情哪有生命重要呢。

確實,我贏得僥倖。”

我謙虛道。

顧淮夕笑出聲:“你是靠實力贏的,那時候的你一往無前,青春飛揚,真像懸崖上的樹木,渾身都是澎湃的生命力。”

這是什麼比喻?不過總歸是誇獎的話,我很受用。

所以我接受了她的邀請,跳個舞吧,不然多無聊。

我大大方方地拉著顧淮夕的手走進了舞池。

她意外地很懂跳舞,不像個高冷的學神,倒像一朵美豔的白玫瑰。

我打趣:“你經常跳舞嗎?嗯,國外有很多舞會,跳著跳著就會了。”

顧淮夕微微抬頭凝視著我。

我感覺她的目光很炙熱,跟她的形象格格不入。

但她的目光又不惹人排斥,裡麵飽含著欣賞和讚美。

我被她看得有點不好意思了,找個話題詢問:“你似乎很多年不回國了,這次怎麼回來了?我要拿綠卡了,這或許是最後一次回來。”

她如此回答。

我點了點頭,看她輕柔舞動。

舞池中的音樂婉約動聽,一對對校友歡聲笑語。

我很享受這種時刻,這是青春的味道。

可顧淮夕突然被人撞了一下,她差點摔倒。

我皺眉一看,發現陸矜念和她的舞伴就在旁邊,陸矜念臉色鐵青,整個人殺氣騰騰。

顯然,她撞了顧淮夕。

顧淮夕穩住身子,也瞧見了陸矜念。

她並冇有說什麼,隻是示意我們離開。

“站住!”陸矜念忍不住出聲喝止。

她顧不得自己的舞伴了,大步過來拉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