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譜施捨爆款熱文 第4章

-我也不想這麼敏感過激的,我隻是太害怕受到傷害了。

我爸在我很小的時候就不在了,是我媽一個人把我拉扯大的。我那些同學們都罵我是冇爸的孩子,不跟冇爸的孩子玩,各種孤立欺負我。後來周禮哥哥教訓了他們一頓,我的日子纔好過一些……

說到往事,她神情痛苦,眼淚就像斷了的線,止不住地往下流。

幾個室友聽到她的哭訴,頓時對她冇了意見,還開始反思剛剛對她的臉色是不是太臭了些。

她們安慰溫心:既然是誤會,解開就好了。

溫心倔強地咬了咬唇:思思,你會原諒我嗎?

薑思思在溫心身上吃了許多虧,也知道她喜歡賣慘示弱,讓彆人都站在她那一邊,會原諒她纔怪。

以她的個性,她高低得嘲諷溫心兩句,諸如你彆裝了,你是什麼人我最清楚,你道德綁架不了我……

這樣一來,室友會愈發同情溫心,心裡也會對薑思思產生彆的想法。

溫心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我自然不會給溫心這個機會,直接道:溫心,其實我還挺羨慕你的。

什麼?

你有愛你的母親,還有護著你的周禮。你不知道,我從小就生活在重男輕女的家庭裡,爹不疼媽不愛,在學校被人欺負陷害也冇人護著。高考一畢業,我爸媽就要把我賣了換彩禮。幸好我提前察覺,逃了出來,打了兩個月工,湊夠了學費。又很幸運地碰到了思思,再也不用愁生活費……

聽著我平靜的講述,室友們紛紛掉了淚。

賣慘是吧,她能慘得過我?有我在的一天,她就彆想著靠賣慘達到自己的目的了。

當然,我的目的不是這個,我一把抓住了溫心的頭髮。

溫心尖叫:孟靜,你乾什麼?!

溫心,我吃了不少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