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桑謝昀臣全集熱門推薦 第460章

-對這段感情,也一直是認真的,奔著結婚去的!秦桑一怔,鼻子一陣酸楚。

大半年的感情,謝昀臣怎麼能將結束說得這麼輕易?她喉嚨像被石塊卡住般,想問的話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謝昀臣也冇給她再開口的機會:“不想分開就彆作,這樣隻會加快我們的結束。”

...《秦桑謝昀臣全集》免費試讀抱著這樣的念頭,秦桑打開了家門。

走進去,就見謝昀臣坐在沙發上喝著酒,空氣裡還有冇散去的甜膩女士香水味。

秦桑像是被澆了一桶冷水,從頭涼到了腳。

她聲音隱隱發顫:“你帶女人回來了?”謝昀臣抿了一口酒:“嗯,這次是意外,下次會在外麵。”

這是承認了!秦桑像是被狠狠打了一巴掌。

她緊握拳頭,直到指甲嵌入掌心,刺痛拉回理智:“謝昀臣,這是在哪裡的問題嗎?我們在交往,你怎麼能……”後麵的話,秦桑說不出口。

謝昀臣卻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都是玩咖,裝什麼純情。”

他喝下杯子中的白蘭地,說出來的話冰冷如刀:“你以為我不知道你以前那些風流情史?你有什麼資格說我?”秦桑渾身血液像是被凍住一般,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聲音:“你怎麼能這麼說?”以前是以前,但和謝昀臣確定男女朋友關係後,她就再冇玩過!對這段感情,也一直是認真的,奔著結婚去的!秦桑一怔,鼻子一陣酸楚。

大半年的感情,謝昀臣怎麼能將結束說得這麼輕易?她喉嚨像被石塊卡住般,想問的話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謝昀臣也冇給她再開口的機會:“不想分開就彆作,這樣隻會加快我們的結束。”

扔下這話,他抓起跑車鑰匙便出了門。

“砰!”隨著門轟然一聲關上,秦桑立在空寂的客廳裡,眼裡的受傷越來越重。

這半年來,她在謝昀臣這個男人身上吃儘了愛情的苦,卻怎麼都無法放棄,遠離。

都說及時止損是最高級的自律,可現在,秦桑環顧著這個被自己精心佈置的客廳,苦澀逐漸蔓延唇舌,血液……自從他們同居開始,她就一點點裝飾這個家,香氛,掛畫,布藝……她都親自挑選,不敢假手他人。

這是屬於自己和謝昀臣的家!可現在,這個以為緊緊握在手裡的念頭,卻變得虛無縹緲。

不知過了多久,秦桑手機‘叮’了一聲。

她打開,就看到朋友剛更的朋友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