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淮阮初人氣小說 第16章

-“一晚我不太劃算”的說辭,默認了這句話的準確性。

“我記得高中時候,他挺沉默寡言的,人也很老實。”

說起來,阮初跟時淮不光是大學校友,還是高中同學,比認識林牧的時間還要長。

“明騷是騷,悶騷也是騷,你勾勾他,讓他站在你這邊,總不吃虧。”

周己說道。

勾引人這一套,阮初根本不擅長。

但周己顯然特彆相信她的學習能力,發了五個小視頻過來,讓她跟著學習。

——次日,阮初迷迷糊糊的聽到外麵有動靜,她暈頭轉向的醒來,就問了一句:“誰在外麵?”外麵有一瞬的安靜。

阮初一激靈:進小偷了?她悄悄打開房門,入目是正在換衣服的挺拔背影,寬肩細腰,隻穿著西裝褲的男人正在係皮帶。

阮初怔了下,這纔想起時淮留宿的事情。

她緩緩要把門關上,男人卻回了頭。

**上身,隻穿著西裝褲的男人,比脫光的在阮初看來更性感。

四目相對,她下意識要關門,但隨即就想要周己的話,硬生生保持住了現在的姿態。

“身體恢複好了?”時淮問她。

阮初微怔,冇反應過來,無意識的點頭。

當時淮逼近時,她才意識到他問的是什麼,快速道:“我還疼著!”時淮頓下腳步,露出些許遺憾的表情,“真是不巧。”

阮初:“我以為,你不缺女人。”

時淮淡聲:“那一晚,我的確有些食髓知味。”

食髓知味,念念不忘。

阮初呼吸慢了半拍,“那你……肯幫我嗎?”時淮說:“生意人信奉等價交換。”

拿出他想要的酬勞,他效犬馬之勞。

阮初看著他。

時淮眼底有些失望和乏味的意思:“再美的女人,持續被動著,也是無趣,勾引人不會嗎?”阮初脊背一僵,打開了房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