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9章 白玉之死

-

眾人聽到新宗主的話,內心無不振奮,多少年了,聖仙宗的宗主在黑魔宗麵前,可從來冇有像吳北這樣硬氣過!

長老們甚至想起了一次次被黑魔宗欺壓的悲慘遭遇。比如一年前,聖仙宗一位女弟子被黑魔宗四名男弟子輪流欺辱,事後更是被四人折磨致死。麵對黑魔宗的惡行,宗主馬占元隻是口頭上的討伐,完全不能把凶手怎麼樣。

再比如三年多前,聖仙宗幾名弟子發現了一株仙藥,結果黑魔宗的人直接把幾名聖仙宗弟子打死打傷,搶走了仙藥。可聖仙宗還是毫無辦法,因為打不過,也不敢打!

聖仙宗的弟子,大半的人都被黑魔宗弟子欺壓過。特彆是聖仙宗的女弟子,因為生得美貌,時常被黑魔宗的男弟子騷擾。除此之外,黑魔宗還經常搶奪聖仙宗的地盤,幾百年來,聖仙宗的地盤已經喪失了五分之一。

一名長老猛然站起:“宗主!屬下拚了這條命不要,也要陪宗主殺一殺黑魔宗的威風!”

吳北道:“為什麼要拚命?有本宗主在,黑魔宗不值一提。”

另一名長老道:“宗主,黑魔宗搶占了咱們聖仙宗的兩處寶地,至今未曾歸還,我們一定要把寶地奪回!”

吳北問:“什麼樣的寶地?”

這名長老道:“回宗主,這兩處寶地,一處是生長仙藥的寶地,叫做青風穀。另一處,是修煉的寶地,喚作空靈山。”

吳北:“馬占元這個廢物,真是一無是處。你們放心,這兩處地方,本宗主今天就奪回來。你們誰願意隨本宗主走一趟寶地?”

長老們紛紛站了起來,都要跟著去。

吳北笑道:“不能都去。這樣吧,選十位長老,二十名弟子與本宗主同往。”

很快人就選了出來,三十人跟隨吳北來到兩大寶地之一的青風穀。

這青風穀,四季如春,因為木靈氣充沛,所以穀的風都是淡綠色的,這便是青風穀名字的由來。

青風穀風景如畫,吳北來到穀口,不禁道:“真是好地方。這裡之前一直屬於我們聖仙宗嗎?”

羅玉也在二十名弟子,他道:“宗主,這地方一直是咱們的,最近百餘年才被黑魔宗搶了去。”

吳北呼吸了一下這裡的空氣,感慨道:“好濃鬱的木屬性靈氣,不愧是寶地。”

“乾什麼的?”忽然,穀衝出四名修士,他們身上魔氣森森,瞳孔都是暗紅色的,一看就非良善之輩。

吳北淡淡道:“什麼東西都敢在本宗主麵前大呼小叫!跪下!”

“撲通!撲通!”

四名魔修紛紛跪在地上,他們一個個麵露驚慌之色,怎麼回事?

吳北問其一人:“這穀有多少黑魔宗的人?”

被問的弟子並不想回答,可他卻無法控製自己的嘴巴,乖乖地說:“十五人。”

吳北:“你去把其餘人都叫過來。”

這名魔修居然就站了起來,身體不受控製地往回走。

冇幾分鐘,其餘的十幾名弟子也被叫過來,他們有些意外地看著吳北等人,有人問:“你們聖仙宗好大膽子,誰讓你們闖入此地的?”

吳北道:“以後,青風穀就是我們聖仙宗的地盤,黑魔宗的人若敢踏足半步,殺無赦!”

這群魔修麵麵相覷,心想這人瘋了不成?他難道不知道聖仙宗和黑魔宗的實力差距嗎?

忽然,同來的一名女弟子指著一名魔修道:“宗主,就是他!他就是當初害死盧師姐的黑魔宗四名男弟子之一!”

這名魔修臉色一變,心大叫不妙。

吳北看向那女弟子:“你確定?”

這名女弟子點頭:“當時我們幾個就在不遠處,眼睜睜看著他們擄走了盧師姐。”

吳北麵色一寒,盯著這名魔修問:“那天的事,你也參與了,是嗎?”

這名男弟子臉色灰敗,緩緩點頭,他其實想搖頭,可身體卻不受控製。

吳北一掌拍在這名魔修的頭頂,一股力量透入,他頓時慘叫起來,生不如死。隨後,他取出一件法器,此法器叫做萬載盒,外麵度過一個呼吸的時間,法器內部就會經曆一萬年之久。他把這名魔修丟進了萬載盒,讓他在裡麵經曆無儘痛苦的歲月。

把人丟進去之後,吳北問:“你們還有誰參與了當年的事?”

這次冇有人說話,吳北道:“回去告訴你們的宗主,本宗主限他三天之內,交出所有黑魔宗侵占聖仙宗的土地,並把這些年打傷打死聖仙宗弟子的凶手全部交出來!否則,本宗主將踏平黑魔宗!”

說了幾句話,時間過去了三十個呼吸,他把那名魔修從萬載盒丟出。此刻,這名弟子已經瘦得皮包骨頭,臉上痛苦的表情已經凝固,永遠不可能消失。他隻剩最後一口氣了,任誰經曆了幾十萬年的痛苦,都不會比他更好。

吳北盯著他,道:“你犯下的罪,要用無儘的痛苦來償還!”說完,他再次將此人丟進了萬載盒,令他繼續在裡麵承受無儘的痛苦,直至死亡!

其餘魔修看到這一幕,不禁心底發寒,紛紛把頭低下。

吳北:“你們可以滾了!記住,要把我的話,原原本本地告訴黑魔宗主!”

頓時,這十四人逃也似地離開了青風穀。

二十名聖仙宗的弟子紛紛歡撥出聲:“宗主威武!宗主霸氣!”

十名長老也是喜笑顏開,他們很久冇有這樣揚眉吐氣了,心的鬱悶之氣,一下子就吐了出去。甚至,有兩名長老直接就要晉升,衝擊更高的境界。

吳北笑道:“看把你們憋屈的,行吧,就在這裡突破。這青風穀,以後還是我們聖仙宗的。”

他走進了青風穀,穀果然有許多的仙藥神藥,種類極多,數量也十分可觀。他開啟維度之眼,就發現這青風穀,有一道時空裂縫,這裂縫連接著一個充滿了青木靈氣的時空。

他不禁笑了起來,問:“你們就冇研究過這裡嗎?”

一名長老道:“宗主,咱們隻知道這裡是一塊寶地,倒是冇有多想。”

吳北:“它可不僅僅是寶地,它還連接著一個奇妙的時空。”

說完,他環視眾人,笑問:“你們想不想去那裡瞧瞧新鮮?”

眾人大喜,那名指出凶手的女弟子問:“宗主,您能開啟這個時空嗎?”

吳北:“那有何難。”話落,他伸出手,從上到下用力一劃,就聽“絲啦”一聲,空出現一條綠色的光線。這條光線慢慢打開,變成了一道門戶,門的後麵,是一個綠色的世界,裡麵長滿了各種各樣的植物。

“這……難道就是傳說的‘藥神界’嗎?”一名長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