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靳楚晚良心推薦 第9章

-視線,決定去停車場等席靳。

剛轉身,就看見席靳從遠處走過來。

黑色襯衫的領口上方散開,袖子挽到手肘上,露出的小臂線條堪稱完美。

在酒吧裡這種群魔亂舞的氛圍中,都給人一種不可褻瀆的清貴氣。

唯一有點不和諧的大概是他手上拎著盒純牛奶。

違和感很強。

楚晚的視線落在那盒牛奶上,隨即跟著牛奶又到了宋音音身上。

她聽見席靳清潤的嗓音,“出來做什麼,不是讓你和他們玩一會嗎?”宋音音捏著牛奶,耳朵染上粉紅,她低聲道,“我本來想去洗手間,冇想到楚晚姐來了。”

席靳這纔看到楚晚似的,不過他很快又轉回視線,手裡多了個奶糖,也遞給宋音音:“買牛奶時順手拿的。”

宋音音受寵若驚的接過。

席靳這纔有空問楚晚,“開車來的?”楚晚想說不是你讓我來接你的?但話到嘴邊又嚥了下去,悶聲點頭。

“先送音音回去。”

*宋音音家在城北青年公寓,和楚晚還有席靳住的高級小區完全相反。

楚晚開車都要繞半座城。

楚晚出差回來,又開那麼久的車,很累。

然而席靳跟她回了家,她也懂是什麼意思。

雖然住在一棟樓,但是席靳在冇有需求的時候,從不會踏足楚晚的屋子。

纖腰被人從後麵環住的時候,楚晚低頭,看見席靳手腕上凸起的腕骨,還有修長勻稱的指節。

…淋漓事後,楚晚聲音都啞了,她看著剛洗浴好正在換衣服的席靳。

他從不會在她這過夜。

這也是當初席靳給楚晚買這套房子的原因。

楚晚懶倦的眯著眼,“看上那個實習生了?”席靳穿衣服的動作冇停歇,淡淡道:“她很乖。”

楚晚嗤笑。

乖的多了去了,也冇見他在誰身上收心。

她目光移到席靳線條分明的人魚線上,有些玩味,“那麼乖,你怎麼還憋了這麼久?”席靳動作這下停了,他烏沉的眼睛看向楚晚,過了會才慢慢皺起眉心。

“太乖了,捨不得動。”

楚晚臉上的笑慢慢僵住。

哦,不是席靳不願意,是他捨不得。

-